大陆一级毛片免费视频观看

 
|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文化 > 新縣民間故事——老道傳書

新縣民間故事——老道傳書

關鍵詞: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 電 話:
  • 網 址:http://
  • 感謝 xiaowanzi001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26274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

     新縣革命史展覽館陳列著一封引人注目的信,信紙雖然變黃,但墨寫的字清晰可見:

    “李建剛:新四軍抗日有功,你們為什么關押、拷打我軍家屬,警告你,你的家我也不是不能去。馬上把家屬放了!誰投降誰,走著瞧吧。邱進敏1946年冬!

    談起這封信,還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呢。

    1946年夏季,中原局、中原部隊突圍后,國民黨經扶縣縣長李建剛和保安團團長黃古儒配合國民黨正規軍大搞“清鄉”活動。他們捕殺共產黨員,關押、拷打新四軍家屬,采取“五家連坐”的反動措施,發現一家通共就滿門殺絕。奉命在東大山堅持斗爭的羅禮經光中心縣委和游擊隊決定,主動出擊,煞一煞敵人的氣焰,鼓舞人民的斗爭意志。他們秘密處決了十多個反共最兇的地主和保甲骨干分子以后,中心縣委又把給李建剛寫一封警告信的任務交給了游擊隊長邱進敏。

    邱進敏真有些犯難了,他反復思忖,信倒好寫,可差誰把信送到李建剛手里呢?

    就在這里,地下黨員送來了兩份情報:一是金鑾山普濟寺老道陳光海是李建剛的坐地探;二是國民黨武漢行轅派一個特務組長給邱進敏家里送去了委任狀。

    “有門兒了!”邱進敏喜出望外,一個借敵人之手送信的方案很快在心里敲定了。他立即去找中心縣委書記劉名榜商量,劉名榜當即批準了邱進敏的行動計劃。

    吃過晚飯,邱進敏帶十個游擊隊員出發了。

    當下寒風料峭,雪山皚皚,冰峰如劍。邱進敏和隊員來到普濟寺時卻是汗流滿面,熱氣騰騰。

    十個游擊隊員分布于寺四周,邱進敏獨自跨進寺門。

    這時,陳大海正在火坑邊吸旱煙。他一見邱進敏,急忙起身讓座。

    寒喧過后,邱進敏長嘆一聲:“道人,日子難過呀,我出家行嗎?”

    “哎呀,邱大隊長說哪里的話,共產黨洪福齊天呀!”陳光海翹起大拇指,假惺惺地恭維著。

    “哎,天黑得很,路難走!”邱進敏一本正經地說。

    “有條小路,只要你走,能通大路!标惞夂=器锏刈⒁曋襁M敏,試探地問!吧綔侠镫y成大氣! 邱進敏掏出委任狀,十分珍惜地打開,“老兄,這可是全堂堂正正的官職!”

    陳光海指著蓋有鮮紅大印的委任狀,問:“邱大隊長意下如何?”

    “識時務者為俊杰,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嘛!”

    陳光海就等邱進敏這句話,他得意地說:“實話說了吧,李縣長特別關照你,叫我勸你棄暗投明!

    邱進敏作受寵若驚之狀:“有勞老兄抬舉,感謝李縣長關照!

    “邱隊長,你日后當了大官,可不能忘了我陳光海喲!”

    “事成之后,自然忘不了你,今日幸逢知已,士為知已者死嘛!

    陳光海越發高興了,恭維話說了個沒完沒了。

    邱進敏見道人上了鉤,便說:“俗話說夜長夢多,此事宜早不宜遲。我想近日拜見李縣長,煩老兄稟告于他!

    這種美差,陳光海求之不得,當下應諾,但又裝作為難的樣子:“邱大隊長,空口無憑,叫我咋跟李縣長說呢?”那好,我寫個信,不大一會兒,邱進敏把信寫好了。邱進敏明知陳光海不識字,卻把信給他看,并鄭重地說:“老兄,此事萬萬不可泄露,告辭了。

    第二天一大早,陳光海就下山了。他一路小跑,中午來到李建剛住處。

    “李縣長,邱進敏投降了,這是他的親筆信!标惞夂_沒跨過門檻,就咋呼起來。

    李建剛正在閉目養神,他睜開眼半信半疑地說:“噢,真有此事?”

    陳光海鞠了個躬,然后站在李建剛面前,恭敬地遞過信,說:“縣長,這事千真萬確,是他親口說的,還有這封信作證。

    李建剛接過信一看,勃然大怒。抬手“啪啪”兩耳光,打在陳光海的臉上,咬牙切齒地罵道:“混蛋,你吃黨國奉祿,不效犬馬之勞,反為共匪賣命!

    陳光海踉蹌倒退,“這……這……”

    李建剛眼放兇光,把右手一揮:“來人,把他押起來!

    兩個穿警服的壯漢應了聲,架起陳光海往外拖去。

    “老爺,我好冤枉啊,老爺……”,陳光海象條落水狗,苦苦哀求著。

    李建剛把信裝到內衣的口袋里,戰戰兢兢地來到書房。他把信攤在書桌上,肌肉還在不停地抽搐著。游擊隊說話是算數的,如果不按游擊隊說的辦,家人躲過初一,也躲不了十五。

    想到這,李建剛手握胸口,站了起來,可又一轉念,我抓了這批“赤匪”的家屬,上司給我記了功,發了賞,F在要把他們放了,怎么個放法?

    李建剛搖了搖頭,無可奈何地長嘆一聲:“難!”

    縣長扣押陳道人的消息不徑而走,很快傳到黃古儒耳朵里。黃古儒與陳光海私交甚密。不久前,黃古儒親自保薦,讓陳光海當了警察局的偵探,黃古儒想,扣押陳光海,不是治我的難看嗎?

    黃古儒咽不下這口氣,馬上去見李建剛。

    在李建剛的會客室里。黃古儒面帶褐色,單刀直入地質問:“聽說縣長把陳道人給扣了,陳道人犯了何罪哇?”

    黃古儒自侍兵權在握,一向驕橫無禮,常常干預政事。李建剛對此十分厭惡,但懾于黃古儒的勢力,總是讓他三分。今日,李建剛強裝笑臉,對黃古儒說:“陳道人辜負了你我的栽培,私通共匪,已交警察局查辦。此事未與兄弟通報,望海涵!

    “這通匪之罪非同一般,有證據嗎?”

    “兄弟放心,待查明后定將轉告!

    “剿滅共匪乃黨國當務之急,望縣長不計較個人恩怨,廣納各方反共志士,報效國家!秉S古儒說罷,揚長而去。

    黃古儒來訪,雖不歡而散,但提醒了李建剛:萬一黃古儒知道陳道人給我送信之事,反咬我通共,豈不落入陷井?陳光海是黃古儒的心腹,若落入他手,我算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李建剛不禁打了個寒顫。他前思后想,感到有一件事值得慶幸,那就是保安團“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情況下,總算抓住了警察局,F在陳光海在警察局關押,何不來個先下手為強,除掉陳光海,以絕后患呢?

    李建剛擦擦額頭上的冷汗,快步走到電話機旁。

    “喂,張局長在嗎?”

    “我是張榮升!倍鷻C里傳來了警察局長的聲音。

    “我是李建剛,請你下午六點到春光飯店聚餐,有時間嗎?”

    “謝謝你,有,有,有時間!睆垬s升興奮的回答。

    夜里八點,李建剛和張榮升從春光飯店一間餐室里走了出來。張榮升打著飽嗝,奴顏十足地扶著李建剛走下樓梯。李建剛囑咐道:“賢弟重任在肩,千萬不可疏忽大意!

    張榮升受寵若驚似的兩腳,一并行了個軍禮:“是!”

    第二天一早,警察局傳來陳光海服毒自殺的消息。

    這時,李建剛方舒了口氣。然而,警告信還象塊石頭壓在心頭。他不得不反復權衡利弊,作出抉擇。

    李建剛還算是個巧于心計的人。不久他派人暗地串連聯保的知名紳士,叫他們聯名保釋本土百姓。李建剛則做了順水人情,以“據證不足以定論”為由,將新四軍復員軍人,革命群眾和軍人家屬予以釋放。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電話:0376-3274005 傳真: 郵箱:1595972457#qq.com
地址:河南新縣四橋長潭居委會辦公樓五樓 郵編:465500
Copyright © 2004-2021 新縣新鮮網絡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聯盟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大陆一级毛片免费视频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id":"10"}'>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